首頁 > 頭條 > 正文
95後女保鏢眼中的僱主江湖:房產大佬挖保鏢做項目經理,假富二代“拼保鏢”撐門面
10-27 23:20:29 來源: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

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消息,杭州一家商場裏,三個身穿全套黑色西裝的人分立在VIP(僱主)前後,一邊護送她下樓,一邊警惕地環顧四周。

進入停車場,在快速排查確認一輛黑色轎車的安全後,馮鈺潔對着耳麥低聲説了句“安全”,隨即敏捷地掩護VIP上車,疾馳而去。

在抖音賬號中,馮鈺潔時常發佈類似的視頻,展示身為保鏢的日常。視頻裏,身高170cm的她始終站得筆直,舉止敏捷,眼神警覺。

有時,她也會扮演成正義使者,阻止偷拍女孩裙底的男性,抓住“鹹豬手”和“扒手”……在包裹着笑料的數十秒劇情中,科普女子防身術,也迴歸那個直率愛笑的自己。

作為行業內為數不多的女保鏢,這個95後姑娘很引人注目。

杭州某大廈10樓,當一扇隱蔽的異形鐵門自動打開,我們才看到馮鈺潔和她的保鏢公司的真容——這是一片被搏擊場和各式體能器械包圍的辦公場地。

天尊保鏢公司的異型大門。

採訪伊始,這家保鏢公司負責人王海春的手機就響了起來,對話簡潔乾脆,“你大概什麼時間節點要人?發個地址給我。”電話在3分鐘內結束,他接到了長期合作的一家互聯網大廠高管的新任務。

“200多位保鏢基本都出任務了。”王海春感慨説,近幾年,公司的保鏢數量已供不應求,“還有四五個客户積壓在這裏,等待調配。”

那個上午,在王海春和馮鈺潔口中,我們聽到了保鏢行業的隱祕故事。

會急救、講禮儀、懂奢侈品,保鏢得身兼數職

在抖音上,“女保鏢馮鈺潔”的賬號已收穫28萬粉絲,女保鏢的身份為她帶來了流量,也時常招致質疑——“你真是保鏢?有肌肉嗎?能打幾個?”

起初,這讓馮鈺潔覺得懊惱,“半路出家”的她本就缺乏自信。

大學畢業後,馮鈺潔成為電視台的一名編導。有一次,她跟隨同事到天尊保鏢公司採訪,聽到創始人王海春談及創辦公司的初衷,隻言片語卻一下就戳中她的心。

“武俠夢”是王海春成為保鏢的最初動力。他因電影《少林寺》而痴迷武術,從小學習洪拳、散打和格鬥。2005年加入保鏢行業,再到創立自己的公司——天尊保鏢。15年來,王海春已是圈子裏“大神”般的存在,服務過許多政要、明星和富豪。

儘管馮鈺潔沒有“武俠夢”,但她從小就對攀巖、飛拉達、速降等户外運動充滿興趣。與王海春的接觸,讓她開始對保鏢心生嚮往,“覺得這份職業很酷。”

2018年,温州網約車司機姦殺女乘客事件鬧得沸沸揚揚。當警方將種種細節曝光,馮鈺潔覺得“太可怕了!汗毛老是豎起來。”而後,又有一個念頭冒出來,“要是稍微懂點自救,結局會不會不一樣?”

抱着學點防身術的心態,2019年夏天,她走進天尊保鏢,開始了為期35天的培訓課程。

同期參加培訓的十多位學員,馮鈺潔基礎最差,“其他人不是退伍軍人,就是從小習武或運動,只有我零基礎。”

從事長期護衞的保鏢往往要身兼多職,除了保護僱主安全,有時還會充當陪練、司機、文祕等。

馮鈺潔的培訓課程包括車輛防衞、車輛排查、通訊地圖等各類實踐課,“要學會事前排查常用車輛上的跟蹤器,規劃出比導航軟件更合理的快速撤離線路”;此外,法律法規、醫學急救、西餐禮儀、奢侈品知識等也得涉獵,“否則,僱主讓你幫忙拿一個包,你都分不清,就會很尷尬。”馮鈺潔説。

35天的培訓結束,參加包含散打格鬥、體能器械、特種駕駛等各類項目的考核,馮鈺潔敗下陣來。她拉長了培訓時間,足足練了70天,終於在第二次考核時順利通過,被天尊保鏢錄取。

小費比年薪還高,有保鏢變身房產項目經理

天尊保鏢旗下有200多位保鏢,大多是年輕力壯的90後男性,女性數量僅佔20%。由於資源有限,女保鏢的佣金一般會比同級別男保鏢高約10萬元。

“女僱主或者男僱主的家人和孩子,通常都偏向選擇女保鏢。”王海春坦言,招聘天生麗質的女保鏢“帶得出去”,同時,女保鏢也更熟悉富人的生活方式,也可以減少某些顧慮和不便。

“國外,保鏢只需要專業性,但在國內市場,保鏢既要有專業性,更要有服務意識。比如,如果你中午看到VIP一個人在辦公室,作為貼身保鏢,這時候你需要問一下,‘您今天想吃點什麼?’”王海春説。

根據從業年限和個人能力,天尊保鏢對保鏢有一套明晰的級別劃分體系,分為初級、中級、高級、特級、首席共五個等級。王海春透露説,“一位高級男保鏢年薪26萬元,女保鏢36萬元,首席則可達上百萬。”

佣金只是保鏢收入的部分來源,另一部分則來源於僱主的認可。

王海春説,個別僱主給的小費可能比保鏢的年薪還高,“逢年過節一般都有一兩萬,多的八到十萬。只要靈活度、服務意識、情商高一點,老闆一開心,一年光小費收入就有幾十萬。”

除了可觀的收入,王海春最引以為豪的是——從事保鏢行業,可以有機會走到高端人士身邊,跟着他們學習成長。

王海春説,在自己公司,僱主為貼身保鏢拋出橄欖枝的例子已有不少。此前,有位保鏢為杭州一位房地產大亨做了三年貼身保鏢後,便得到僱主賞識,收歸旗下。“三年裏,他跟着老闆學習接觸了不少房地產信息,並且吸收轉換,所以很快就能上手。現在他已經是項目經理,年薪百萬起步。”

保鏢不是打手,相比武力,更需要頭腦

出長期任務,是一名合格保鏢“出師”的標誌。

從業一年多,馮鈺潔還沒等來這樣的機會。更多時候,她作為機動組成員,隨時為同事提供支援,在短期任務中歷練和成長。

第一次出任務時,馮鈺潔感受不到緊張,反而無比激動。那是在北京,她和一百多位保鏢一起為胡潤富豪的一場晚宴進行防護。那一天,她精神高度集中,“從早到晚幾乎沒怎麼説話,沒看一眼手機,就連吃飯時也很興奮。”

耳別對講機,腰間拴着甩棍和辣椒水,站在會場內巡查時,像電視劇畫面一樣的假想不斷在她的腦海裏湧現,“會不會有人混進來,我要怎麼制服。”

但事實上,在目前出過的十幾次短期任務中,馮鈺潔都沒有遇到突發狀況。出手的情況極少,正如那句行話:“真到打起來那步,任務就算失敗了。”

但她發現,在更多人眼裏,保鏢依然擺脱不了打手的刻板印象。

“我看誰不舒服的時候,你們能不能幫我去揍他?”從業以來,很多客户都對王海春提出過類似的要求。

面對僱主對保鏢工作的誤解,王海春有些頭疼,也只能硬着頭皮解釋,“不好意思,我們只保護您的人身安全。只要對方沒有使用武力,我們不可能動手。”

和僱主簽約籤前,王海春往往要強調,服務協議裏有明文規定:利用專業技術和科技手段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規避危險,這才是保鏢應該做的。這樣的保鏢值得有更體面的佣金和社會地位。

“現在是法治社會,保鏢不是打手。如果想打誰就打,這個行業就亂套了。”王海春相信,“相比武力,保鏢更需要頭腦。”

富二代愛僱保鏢去夜店,假富豪會“拼保鏢”

身為距離明星、富豪最近的人,保鏢常常能看見名人的另一面。

“2013年杭州成龍演唱會,韓國歌手權志龍擔任嘉賓。他坐着私人飛機過來,到了機場後我們派了20個保鏢隨同。”粉絲的瘋狂,讓王海春記憶深刻,“200多個粉絲趕到機場,後來一直跟着我們的車跑,摔倒了爬起來繼續跑。”

王海春回憶,權志龍當天一直在車上穿着拖鞋,原計劃從酒店地下室悄然進入。但當專車抵達時,得到消息的粉絲早已等候多時。“為了維護形象,他在車裏待了好一會兒。等保鏢把正式的鞋送到,他準備妥當才下車。”

跟隨明星、富豪多年後,王海春開始理解為什麼很多名人喜歡私下去國外,“在國內,他們長期處在聚光燈下,狀態緊繃。但到了國外,沒有人認識,一言一行會比較放鬆。”

2018年,王海春作為安保人員,陪同一羣頂級VIP客户乘坐豪華專機,前往俄羅斯觀看世界盃半決賽和決賽。聖彼得堡半決賽結束後,僱主們卻突發奇想,不再乘坐專機,集體改乘俄羅斯綠皮火車前往莫斯科觀看決賽。“他們就是想體驗平常生活。其實,那些知名大佬私底下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。”王海春笑着説。

當然,富豪也有假的。“就像上海‘假名媛’拼單一樣,有些人也會來拼保鏢。”深耕保鏢業多年,王海春遇到過不少假富豪,“有些人是為了談生意充門面,還有些假冒富二代,為了泡妞而請保鏢一起去夜店,撐場面。”

常年在富豪圈耳濡目染,王海春早已練就了一雙“火眼金睛”,能夠快速分辨出真假。

“言談舉止很容易暴露一個人的經濟狀況。比如,對於豪車的熟悉程度、佩戴首飾的真假。”王海春解釋説,“常年在VIP身邊,他們買東西基本都是保鏢去付錢,看得多了,一眼就能分辨出來。”

富二代去夜店的保鏢標配為兩到四位,“四小時起步,2000元一位。”請了貼身保鏢後,拍照就成了一些“假富二代”必不可少的環節:保鏢必須入鏡,拍完一定要發朋友圈曬一曬。“有些人去了就趕緊拍照,可能覺得錢都花了,面子要有,照片也要。”

不過,王海春也見到過一些人,他們想拍又不敢拍,“為了顯得自己有檔次,一直忍着不拍。”

家庭原因和感情糾葛,很多普通人也會僱保鏢

保鏢頭上似乎天然籠罩着一層神祕面紗,但聘請保鏢早已不再是有錢人的獨享。

2010年,《保安服務管理條例》首次明確保安服務公司可以為客户提供“隨身護衞”。隨後幾年,王海春發現,越來越多的普通人也開始尋求專業安保。

曾有一對父母,聘請馮鈺潔照看自己十幾歲的孩子。那是一個有狂躁症的男孩,馮鈺潔見過他無緣無故對父母惡語相向,扔東西砸人。父母擔心他再次傷人,只好請來保鏢。

為了讓男孩控制情緒,馮鈺潔乾脆和男孩一起組隊玩遊戲,轉移他的注意力。果然,在虛擬世界裏發泄了怒火後,男孩在生活中平和了不少。

更多普通人選擇僱傭保鏢,則肇始於感情糾紛。

馮鈺潔曾為一位比自己大兩歲的女生做過一個月左右的保鏢,“她和男友分手後,被對方死纏爛打,天天電話騷擾和恐嚇。她擔心對方做出過激舉動,很害怕。”

那一個月裏,馮鈺潔時刻陪伴在這個27歲的柔弱女生身邊——週末,女生往往足不出户,她送去一日三餐;工作日,她將女生接送到公司,在附近等她,中午陪對方一起吃飯,晚上再把她護送回家。

有兩三次,在女生家樓下,馮鈺潔撞見了那個男生。她走上前去勸説對方,不要再在這段無望的愛情裏糾纏。“可能因為他猜到了我的身份,有點忌憚,後來就不再來了。”馮鈺潔回憶説,“好在,那個男生塊頭不大。不然,我其實也心虛。當時,有幾個晚上都睡不好。”

新聞+

女性自衞,遇事冷靜更重要

浸淫保鏢業越深,馮鈺潔越能感受到女性身份所帶來的無法突破的束縛。

“我一直沒能找到不需要依靠體能的女性防身術。”如今,馮鈺潔覺得大多時候,防身動作可能起不到很大功效,因為女生的力氣和男生不能相提並論。

面對抖音上源源不斷的私信提問和求助,她會耐心去勸導每個人,比起鍛鍊,更重要的是遇事要冷靜,“就怕你自身不冷靜,導致對方不冷靜。”

在冷靜之下,馮鈺潔説,女性還是很有必要學習一些應急處置,“學習一些技巧,知道你打某個部位,對方會有相應的反應,然後你就可以進行下一步動作。”

原標題:杭州95後女保鏢眼中的僱主江湖:房產大佬挖保鏢做項目經理,假富二代“拼保鏢”撐門面

【香港物流清關】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“來源:上游新聞-重慶晨報”或“上游新聞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與上游新聞聯繫。

舉報
  • 頭條
  • 重慶
  • 悦讀
  • 人物
  • 財富
點擊進入頻道

本週熱榜

汽車

教育

美家

樓市

視頻

舉報內容
低俗色情 廣告 標題黨 內容重複 有錯別字 排版錯誤 侵權
獲取驗證碼
請先完成短信驗證
取消
確定